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大夏王侯_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三皇子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2-23 12:0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一夕烟雨小说大夏王侯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三皇子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纵马扰民,这一次只是警告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宁辰脸色这一刻冷漠的可怕,周身生之卷自行运转,寒流激荡,降下无边杀机,展现最冷酷的一面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殷无垢谢司主的宽容”轻轻抹掉嘴角的血迹,殷无垢平静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缓缓起身,殷无垢神色淡然,一双平静的眼睛看不到丝毫愤怒,仿佛一切都无关紧要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我等为皇朝出生入死,整日把头挂在腰间,这新来的司主竟然因此等小事惩罚无垢,真是小题大做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司堂之外,不知何时,十二红衣血卫聚集门前,一名颇为俊秀的年轻人不服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声音不大,却清晰的传到了堂内,六人一怔,殷无垢亦神色微变,出手欲拦,然而,却已晚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只见素白身影一闪而过,再出现已至年轻人身前,在那惊骇的目光中,剑指近身,嘭地一声,身影倒飞,鲜血喷洒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我不想再听到第二次”宁辰看着倒飞的年轻人,冷漠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”年轻人脸色通红,羞怒难忍,刚要爆发,一柄血剑已横在身前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殷无垢替孔羽谢司主不杀之恩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无垢,你”孔羽又惊又怒,看着拦在身前的殷无垢急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若不想死,就闭嘴”殷无垢冷眼扫过,开口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……”孔羽身子一震,脸色变了又变,终于,咬了咬牙,咽下嘴中的话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宁辰满意的点了点头,神色冰冷地扫过在场众人,“不服气的话,可以随时找我,不过下一次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堂内六人和堂外十二红衣血卫低下头,不管心中如何想都暂时收敛了锋芒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宁辰转过身朝主座走去,他不会傻到认为在场之人已经归心,都是活了这么多的人精,忠心什么对他们来说都是狗屁,只有生死和利益才是最重要的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殷无垢留下,其余血卫都退去吧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是”连同孔羽,十二红衣血卫躬身一拜,旋即离去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燕子书,把太理司中关于应城城主的记载都拿给我,我想你该怎么做”宁辰眸子一眯,盯着下方的书生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听到前者话语中的警告之意,燕子书背上微寒,冷汗不自觉的流下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属下遵命”燕子书俯身应道,随之起身双手轻拍三下,一道蓝衣侍从缓缓走入堂中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将藏机阁中左边第四排第九层的金册拿来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是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燕子书,在这之前这本金册还有谁动过”宁辰开口问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禀司主,三天前,惜羽公亲自来过一次”燕子书稍一犹豫,说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惜羽公”宁辰眼中精芒爆闪,竟然是他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意料之外,情理之中,若说大夏他最忌惮的人中,惜羽公绝对算是其中之一,身为大夏宦首,身为地位还在武侯之上,而且大夏每位三公的武力都深不可测,惜羽公也不例外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这两天来他一直都没有想通长孙任命他为太理司主究竟所谓如何,如今看来,长孙很有可能已经开始怀疑三公是否还像从前那般对大夏忠心无二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真是人心难测”宁辰心中一凛,两位皇子的争斗已经够乱,若是三公再不安分,大夏就彻底麻烦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金册上,记载了应城城主所有的信息,太理司除了掌管天下刑狱,暗中还负责检查权贵的一举一动,用后世的话来说,就是特务机构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目的已达,宁辰不再多留,看了一眼身边的红衣男子,开口道: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殷无垢,跟我走一趟神风营,去拜访一下我们的三皇子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是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宁辰动身离开太理司司堂,其后,殷无垢相随,唯留下燕子书和赵姬等人站在堂中大眼瞪小眼,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这新任太理司主来得突然,去得更突然,行为和心理都让人捉摸不透,看起来,日后在其手下做事可不是什么简答的事情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两人东行,素衣如雪,红衣如血,一前一后,默默前行,尽在咫尺的两人,心思各异,不同的经历,造就出截然不同的人生,其中的承受与承担,谁又能说的清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殷无垢,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你吗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因为司主需要一条会咬人的狗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呵”宁辰一笑,没有解释,也没有否认,但,他需要的不是一条狗,而是,一柄锋利的剑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只要我在,你的过去终会成为过去,我会给予你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,一个可以自己做主的人生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宁辰脚步未停,背对着殷无垢,似是随意,又似乎无比认真说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太理司的六色衣卫,全都是自幼被净身,然后用特殊手段培养出来的高手,没有身份,没有光明,一生都要活在血腥之中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他也入过宫,所以看的比任何人都清楚,太理司的这些人需要是只是一个希望而已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殷无垢身子微微一顿,红痣下方的双眼有了一瞬的迷茫,这样的人生真的还有改变的可能吗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殷无垢期待司主的承诺”片刻之后,殷无垢淡淡应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他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的承诺,但他会耐心的看着,或许在他心中真的有一丝期待这年轻的司主所承诺的变化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禁军大营,旌旗飘扬,战鼓萧萧,两军对战,两千余人厮杀在一起,出手狠辣无情,仿佛身临战场,浴血而战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夏彦武与对方将领厮杀,一招一式,气浪冲天,所过之处,将士一个个飞出去,难挡神威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宁辰与殷无垢静静看着前方的厮杀,不言不语,认真而又专注,眼前一瀑瀑血花盛开,仿佛人世间最美的景色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即便刀无刃、剑无锋,亦无法阻拦鲜血的绽放,两千人中已经有三成倒了下去,两位主帅的厮杀,更是臻至白热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夏彦武,果然不愧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武道天才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宁辰心中暗道,三皇子身后的一千人明显还是新军,不过,靠着夏彦武的个人武力,硬着将这个差距抹平,甚至还隐隐压了半筹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对手是谁”宁辰侧身问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神风营大统领,名川”殷无垢应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宁辰点头,他知道这个人,曾经是季玉侯手中极为倚重的一位将领,身经百战,实力颇为不凡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要结束了”眼看夏彦武逐渐压制住名川,宁辰眸子眯起,平静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嘭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下一刻,身影倒飞,名川一招不慎,败下阵来,剩下的将士更是再无人能抵挡夏彦武的武力,快速溃败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恭喜三皇子旗开得胜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待人马散去,宁辰看着渐渐走来的夏彦武,轻笑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知命侯亲临,在下有失远迎,还望见谅”夏彦武哈哈一笑,热情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三皇子客气了”宁辰同样报以灿烂的笑容,应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虚伪”两人看着对方,心中同时闪过一个词语,不过,谁都没有显露出来,唯有那一脸灿烂的笑容,让人怎么看怎么恶心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殷无垢静静地站在一旁,嘴角弯起一个冷漠的弧度,果然一个比一个不要脸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宁辰与夏彦武相识哈哈大笑,就仿佛认识多年的老朋友一般,一样的虚伪,一样的不要脸,在这个狗屁的世间,才会有这样变态的“惺惺相惜”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知命侯看我这一千新军如何?”夏彦武指了指身后的兵士,兜圈子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不错,勇猛果敢,遇变不惊,好苗子”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宁辰也不着急,配合前者一起兜圈子,好像他也对这些很感兴趣似的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不愧为我大夏的武侯,眼光果然不凡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夏彦武脸皮很是“不薄”,全盘接受了宁辰的夸奖,让一旁路过的禁军小兵都羞愧的有些不好意思,悄悄绕开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素闻三皇子与人不同,今日一见,当真让人佩服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宁辰笑着说道,至于话语的与人不同是夸赞还是讽刺,就很难猜测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客气”夏彦武谦虚回应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见此,殷无垢心中一叹,见惯了太理司中的阴谋算计,今日见到这两人,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笑里藏刀,这虚伪程度果然不是常人所能及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知命侯好不容易来一趟,不如去教武场看一看?”夏彦武热情提议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三皇子盛情,宁辰却之不恭”宁辰欣然同意,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三人前行,夏彦武和宁辰相聊甚欢,很快就称兄道弟,即便有殷无垢这个死都憋不出半个字的闷葫芦,三人的行程绝对算不上沉闷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宁兄的这个手下,很特别”夏彦武瞥了一眼宁辰身后的殷无垢,话中有话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哈,彦武兄过誉,寻常护卫罢了”宁辰一笑,回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殷无垢脸色没有丝毫变化,就仿佛两人谈论的不是他一般,只是红衣下面,那只握剑的手似乎已经开始有了变化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他还无法理解,为何人的两面会相差如此之大,这个年轻的司主还真让他看到了一个不同的世界,即便这个世界看起来比他原来所在的地狱也好不到哪去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喝”教武场,人声喧闹,喊声震天,墨石铸造的巨型教武台上,两道身影交错,枪与戟的华光挥洒,耀的人睁不开眼睛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三人到来时,战斗已至尾声,只见金光大亮中,战戟横扫,枪飞、人败,亦宣告着战斗结束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