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天才纨绔_ 第337章 黑纸的秘密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1-17 16:5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陌上猪猪小说天才纨绔 第337章 黑纸的秘密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水家。



    听得从院子里传来的脚步声,一直以来,都是有点恹恹不振的水清浅,那略显得有些苍白的俏丽脸蛋上,无形之中都是多了几分明艳的光彩。



    不等到那人从外边进来,水清浅立时从座位上起身,快步走了出去。



    从院子外边进来的是一个背脊略有些佝偻的老人,老人头发灰白,但精神状态却极为不错,虽说背脊佝偻,但走路生风,让人不敢小觑。



    水清浅看见老人,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老人的面前,急声说道:“福伯,让你打听的消息打听到了没?”



    福伯见得水清浅这般模样,不由轻声苦笑,说起来,他是看着水清浅长大的,对水清浅的了解,几乎比其父母还要来的多,因为膝下无子无女的缘故,更是一度拿水清浅当成了他的孙女。



    从小到大,何曾见过水清浅为一件事情如此的伤神过,更不用说,还是为了一个男人。



    水清浅对他极为亲近,关于那个男人的事情,多多少少说过一些,福伯心想水清浅或许有所隐瞒,但是那个男人能够让水清浅魂牵梦萦,不得不说,亦是多少让他产生了一丝的兴趣。



    古武十二修炼家族试练会这两天就要开始了,按道理说,水清浅应该开始做出相应的准备了才是,可水清浅却是为了那个叫江枫的男人,神不守舍,这令福伯叹息。



    “小姐,洛城这么大,要寻找一个人,谈何容易。”福伯无奈苦笑道。



    “是没找到人对吗?”水清浅一阵失神,那声音都是微有些发颤。



    福伯解释道:“我已经将所有的人都派出去了,如果他真的来了洛城的话,估计再用一点时间,就会有所发现了,当然,如果他没来的话,那就没办法了。”



    后边的半句话,福伯本是不想说的,他担心会引起水清浅情绪的波动,但想起两天之后的试炼大会,福伯却又不得不说,或许只有这样,才能让水清浅死心,全身心投入即将到来的试炼大会吧。



    “不,不会,他一定会来的。”咬着贝齿,水清浅大声说道。



    只是声音虽然很大,这话水清浅说的却并无太多的底气,她想起了江枫冷漠对她说过,他不会娶她,这让她有些失神。



    福伯愕然,说道:“小姐,你也不用着急,假如真的如你所说的这样的话,那我们的人,迟早会找到他的,一旦找到他,我们就会将他带回来。”



    水清浅却好似没听到他的话一般,喃喃自语说道:“江枫,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,对吗?如果你不来,我会恨死你的。”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江枫并不知道水清浅正派人四处寻找着他,此时在酒店房间内,江枫一手拿着从法器交流会上得来的那张黑纸研究着。



    这张黑纸的材质在江枫看来极为特殊,即便以他的阅历见识,都是从未见过,这勾引起了江枫极大的好奇心。



    目光微凝,江枫逐一扫过眼前的这张黑纸,想要看看是否还有其他的一些发现,很快,江枫便是“咦”了一声。



    “这上面有字。”江枫略有点惊讶的说道。



    黑纸上面的确有字,但那字却又是完完全全被那一层看不透的黑色所遮掩,无法看清楚到底是什么字,说起来,如果不是江枫对这张黑纸颇为有兴趣的话,估计也是很难发现这张黑纸上竟然是有字的。



    这一发现,略略吸引了江枫的兴趣,他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投入其中,很快就是发现,那些字还真是不少,密密麻麻的,几乎整张黑纸上全部都是字。



    “这似乎有点不对。”江枫低声自语,“或者说,这似乎并不是一件纯粹的法器,看起来更像是从某一本书上撕下来的一张纸。”



    这样的发现,令得江枫的脸色略有些古怪,因为他很快就发现,这张黑纸破损的边角,应该并不是因为用过一次的损耗,而是呈现不太规则的锯齿状,这般形状,完全就是撕扯所留下的痕迹。



    “难道这张黑纸真的是从一本书上撕下来的。”江枫有些不解,他随手从桌子上拿过一本记事本,撕了一页下来。



    江枫将从记事本上撕下的那张纸和黑纸放在一起比对,然后就是一声苦笑,他没有看错,事情还真是他所猜想的那样。



    “一本书上随便撕下来的一张纸,都是一件中级攻击性法器,或者很有可能是高级攻击性法器,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一本书?”这一发现,让江枫脸色略有些凝重。



    思索了小有一会,江枫拿起这张黑纸进入了洗手间,打开了水龙头,这张纸的来历有点古怪,或许要解开其中的谜团,只能从这张纸本身下手。



    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,刷刷冲刷着黑色的纸张,冲涮了约莫一分钟左右,江枫关掉水龙头,诡异的一幕再度发生,只见那张黑纸上,全无一丝的水渍。



    “果然是大有古怪。”江枫离开洗手间,进入房间找了一只打火机,想看看这张纸是否能够燃烧起来。



    当然这么做有点冒险,一个不好的话,很有可能会损坏掉这件法器,但相比较于这件法器本身而言,江枫对其中所隐藏的秘密,无疑更有兴趣。



    但其实是江枫多虑了,打火机的火苗,根本就无法点燃这张黑纸,这张黑纸的材质太特别了,看着薄薄一张,和普通的纸没什么两样,可是怎么都点不燃。



    “水不能浸,火不能烧,看来只能通过其他的手段了。”江枫揉了揉眉,可惜的是他如今的修为实在是太低,如果凝聚了神识的话,以神识透入其中查看,或许就能够看清楚这张纸上到底写了一些什么字了。



    很快江枫就没再去想,他决定去找那个将这张黑纸卖给他的羸弱少女,那少女有跟他说过她叫杨诗雅,这段时间都是会在洛城第三人民医院,那是她母亲住院的地方。



    而那少女之所以会告诉他这些事情,不是因为其他,而是感激江枫给了她一百万,这张黑纸,她最高报价就一百万,卖了好久都没卖出去,最后不得不以十万的价格卖给江枫。



    不过就算是最终只卖了十万,对于急需要用钱的杨诗雅而言,也足以让她满足了,那可以帮母亲缴清住院费和手续费,当然如果能够卖二十万则是更好,那就可以余一点钱作为母亲出院之后的营养费。



    至于一百万,这对杨诗雅而言,根本就是一个不敢去想的数字,她也没有认为这张黑纸能够卖出一百万,虽说她母亲说这张黑纸很值钱,但再值钱,也不可能值一百万的。



    江枫给了一百万,这在杨诗雅看来,是江枫出于对她的可怜,但她不能心安理得的接受这笔钱,所以才会将自己的名字告诉江枫,她希望江枫能够联系她,因为江枫所给的这笔钱,除了给她母亲治病之外,剩下的钱,将会极大的改善她家人的生活,这让她将江枫当成了她生命中的贵人,如果可能的话,等到母亲的病治好以后,她会报答江枫的。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杨诗雅从洛城第三人民医院公交站台下了车来,步履轻盈的往对面的医院走去,她如今才十八岁,正读大一,原本应该是青春活波,不知愁苦的年纪,可相依为命的母亲的一场重病,却是给了她那双瘦弱的肩膀太大的压力,让她终日以来愁容满面,已经很长时间,不曾如此轻快的走过路了。



    杨诗雅的心态之所以会有所转变,是因为她终于将那张母亲奉若珍宝的黑纸卖了出去,还卖了一个以往想都不敢去想的价格,有了这笔钱,她终于不用去担心母亲的病了,相信一旦医药和营养方面跟上的话,母亲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够出院了。



    而杨诗雅在从圆顶大厦离开之后,本来该马上就来医院的,但一下子赚了一百万,让她感觉自己是在做梦,跑到银行查了之后才发现不是在做梦,但看着卡里那一排的零,还是极为震撼,毕竟,这一百万是转账的,她没看到现金,一开始的时候,是很难有这种感觉的,尤其是对她这种家庭而言,一百万,几乎是一个天文数字了。



    而后杨诗雅花费了一些时间才艰难的平复心情,之后取了一千块钱,赶去超市买了一只老母鸡,因为家庭条件困难的缘故,母亲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吃过一顿像样的饭菜了,现在有了钱,生活条件也是得以改善,杨诗雅打算做一顿好吃的给母亲补补身体。



    杨诗雅提着饭盒轻快的进入医院,遇见熟悉的人,微笑着打着招呼,众人也是纷纷回应,对这个女孩,他们的印象都是非常深刻,也是对她的处境颇为同情。当然,杨诗雅的坚强与乐观,也是让他们非常的欣赏。



    “诗雅,做了什么好吃的啊。”有认识杨诗雅的护士笑着打趣道。



    “没呢,就煮了点汤。”杨诗雅不好意思的说道,边说着话,边快步往电梯方向走去,不然等一会汤凉了就不好喝了。



    杨诗雅走到电梯门口,电梯门刚刚打开,电梯门打开的同时,一辆轮椅被人从里边推了出来,不知道是不是推的人太过用力的缘故,猝不及防之下,坐在轮椅上的中年妇人,脑袋一歪摔倒在了地上,发出一声痛楚的呻吟。



    而杨诗雅在看到那中年妇人之时,则是脸色猛然一变,顾不得手中还提着饭盒,快步冲了过去。



    “妈,你没事吧?”杨诗雅一把将摔倒在地上的中年妇人扶起,急声说道。都是没有注意到,她花费了一个小时才煲好的鸡汤,滚落在地上,汤汁全部流了出来。



    那摔倒在地上的中年妇人,不是别人,正是杨诗雅的母亲曹琳,曹琳患病积久,身子骨早就虚弱到了极点,哪里能禁受得起这样的折腾,摔倒在地之后,都是出现了短暂的眩晕,被杨诗雅扶起来之后,才稍稍回过神来。



    “诗雅,你来了啊,我没事,不用担心。”曹琳看着杨诗雅那一脸担心的模样,柔声说道。



    她的长相和杨诗雅有几分相像,眉目姣好,虽说被病魔折磨的虚弱不堪,但依稀可以看出年轻时的几分神采。



    “没事?嘿嘿,现在是没事,不过很快就有事了。”曹琳话音刚落,一道不阴不阳的声音就是响起。



    听得那声音,杨诗雅循声看去,眼中除了浓浓的厌恶之色之外,更是有着深深的忌惮。



    说话的是一个年轻男人,穿着一身白大褂,看他穿着,应该是一名医生,只是说话的语气却极为轻浮,特别是那射向杨诗雅的目光,更是有着难以掩饰的**之光。



    “杨茂才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我们好像没有得罪你吧,你怎么能够这样对我妈。”杨诗雅大声说道。



    这杨茂才的确是这家医院的医生,还是曹琳的主治医生,因为也是姓杨的缘故,和杨思雅算是本家姓,是以一开始的时候,杨诗雅还对杨茂才多少有一点好感。



    但很快,杨诗雅就发现有点不对,因为杨茂才看她的目光,总是非常的古怪,那样的古怪让杨诗雅感到害怕,后来慢慢疏离了杨茂才一些。



    些许是因为杨诗雅的疏离的缘故,终于有一天,杨茂才向杨诗雅提出了表白,杨诗雅才十八岁,正上大一,她自认为自己这样的年纪还不适合谈恋爱,加上母亲生病的缘故,更是没有谈恋爱的心思,于是拒绝了杨茂才。



    但是杨诗雅没有想到的是,被拒绝之后的杨茂才恼羞成怒,对她做出了非礼的行为,若不是那时刚好有人经过的话,后果估计不堪设想。



    也是从那次表白之后,杨诗雅更为疏远了杨茂才,若非必要的话,连话都不会和杨茂才说上半句,杨茂才对她一直不死心,三番五次各种暗示,最后耐心被耗尽之后,杨茂才褪去了伪装,露出了本来的面目,直言威胁杨诗雅要是不想曹琳死的话,就乖乖的做他的女人。



    杨茂才说这话还是有着很大的底气的,他了解一些杨诗雅的家庭环境,杨诗雅的父亲在她七岁那年就车祸离世了,从小到大一直和曹琳相依为命,日子过的颇为清苦,这次患病住院,花光了家里为数不多的积蓄不说,还从亲朋好友那里借了不少的钱。



    可曹琳的病就像是无底洞一样,借来的那些钱,根本没办法满足其需求,如此不说,还欠了医院里一大笔钱。



    这笔钱,便是成了杨茂才的把柄,也是他自认为可以操控杨诗雅的工具,不过杨茂才还是大大低估了杨诗雅的倔强,杨诗雅宁愿到处求人,也是绝不愿意屈从了他,这不由更是让杨茂才怒火中烧。



    杨茂才几乎是用尽了各种手段,都是没办法得到杨诗雅,且他今日专程找曹琳谈话,表示只要曹琳答应将杨诗雅许配给他的话,他将会想办法为曹琳筹钱治病,哪曾想到,曹琳也是拒绝了。



    曹琳的拒绝,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让杨茂才怒火中烧,然后才会有了将曹琳推出来的一幕。



    杨茂才淡淡说道:“你当然没有得罪我。”



    对杨诗雅,杨茂才还是有着不小的优越感的,他追求杨诗雅,也从来不是因为多么喜欢杨诗雅,不过是将杨诗雅列为他要征服的对象罢了。



    “既然我没得罪你,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。”杨诗雅愤怒的说道。



    “我做出什么事了,怎么,难道我做错了吗?”面对杨诗雅的质问,杨茂才表情很轻松,显然是有所准备,说道:“从你妈住院到现在,总计两个月时间,医药费加上住院费总计是二十四万五千,而你们到目前为止,一共才交了十万块钱,换而言之就是欠了医院里十四万多,按道理说,你们早就被赶出医院了,我到现在才赶你们离开,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。”



    杨茂才确实是有所准备,或者也可以说,这是他征服杨诗雅的最后的手段了,再者杨诗雅母女欠缴费用,被赶离医院在他看来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就算是闹的再大,他也占据着道理,一点都不怕杨诗雅闹。



    当然,杨茂才也不觉得性子柔弱的杨诗雅敢和他对着干,而这般一来,接下来,杨诗雅就只能求他,还是苦苦哀求那一种。



    杨茂才都有想过,在杨诗雅苦苦哀求他的时候,他一定不能马上就心软,必须要端端架子,打掉杨诗雅的最后一丝幻想,如此一来,杨诗雅才能对他死心塌地,彻底沦为他的玩物。

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说的是对的,但我现在有钱了,我一会马上就去缴费,你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将我妈赶出去。”杨诗雅明白杨茂才的意思,知道杨茂才对她一直都没有死心,要是在以前的话,或许以杨茂才这番举动,足以将她拿捏的死死的,但今日不同往日,她才赚了一百万,正是打算缴清所欠的费用,有了钱,自然也有了底气,不是那么畏惧杨茂才。



    “你有钱?是一百还是两百?”杨茂才促狭说道。



    不是他看不起杨诗雅,而是杨诗雅实在除了一张脸蛋之外,真没什么让他看的上的地方。



    “我有多少钱不要你管,但是现在,你要给我妈道歉。”杨诗雅脸蛋红红的说道。



    “道歉,你是在开玩笑吗?”杨茂才冷笑,说道:“你们欠了医院那么多钱,一直都是我为你们担着,要不是我,你们早就被赶走了,不知道感恩也就算了,居然还敢叫我道歉。”



    “你必须要道歉。”杨诗雅咬着红唇,声音不高,但异常的坚定!



    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